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振华重工人事突变创始人炮轰多行不义必自毙

2019-04-27 20:29:36

振华重工人事突变 创始人炮轰多行不义必自毙

对于振华重工这家颇具传奇经历的企业而言,内部的错综复杂或许并非如其表面上光鲜。8月16日上午,振华重工前任总裁管彤贤在上发布重磅消息:振华重工当天有重大人事调整。

从中交集团内部获得证实,当天上午振华重工召开干部大会,宣布现年55岁的总裁康学增卸任,另有任命。同时,振华重工董事长周纪昌因年龄关系退出董事会,新的董事长和总裁两职,分别交由中交水运规划设计院院长宋海良,以及振华重工原副总裁陆建忠接任。

针对上述人事变动,振华重工董事会秘书王珏并未予以否定,但称这只是推荐名单,近期还需召开董事会讨论再定。与此同时,王珏也未对康学增的非正常离任给予解释,但有振华重工员工与股民称,康任期内振华管理混乱,人浮于事,以致亏损连年。

而振华重工前任总裁管彤贤甚至直言批评:“多行不义必自毙。”

康学增争议

康学增离去是否与振华重工持续缩水的业绩有关,各方均未回应。

8月16日上午,振华重工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任职两年有余的总裁康学增宣布卸任。同时,从2006年就出任振华重工董事长,同时任职中交集团董事长的周纪昌也宣布卸任。

伴随着康学增与周纪昌的谢幕,两位新的接替者也浮出水面一位叫宋海良,中交水运规划设计院院长,另一位则是目前振华重工的副总裁陆建忠,两人均为1963年生人。

据在场的振华重工人士透露,会议气氛热烈,有人窃笑之余也不乏对康学增几年功绩予以褒奖之声。但这位年仅55岁、尚未到退休年纪的总裁突然离任仍引发了诸多猜测,而康学增的非正常离任也似早有隐情。

2009年12月6日,原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总经理康学增接替振华重工的创始人管彤贤,出任振华重工总裁一职。执掌振华重工后,康学增进行了“二次创业”,控制基建投入,大力削减成本(“三费率”下降近50%),加强风电设备等新市场的开拓。

但康学增的多项振兴之举却遭遇金融危机,此后数年,市场状况持续低迷,振华业绩也一落千丈。

据公开资料,振华重工2009年的营业收入275亿元,净利润尚有8.4亿元。到2010年,振华重工营收一下子降至170亿元,亏损约7.38亿元。

2011年,振华重工的运营状况仍然堪称惨淡,营业收入仅191亿元,毛利率也降至5%,不得不依靠土地出让才勉强达到3000万的利润,也就此逃过因持续亏损而被打入ST阵营。

但振华重工的颓势仍未结束,2012年一季度,振华重工营业收入为38.12亿元,同比减少8.57%,净利润再亏1.2亿。

振华重工的持续萎靡也在资本市场凸显无遗,资料显示,振华重工的前身振华港机股价曾一度高达32.8元,而如今其股价已跌至4元左右。

华宝证券分析师王合绪认为,振华重工行至此步,有宏观市场的缘故,毕竟整个机械市场需求下行。安信证券高级行业分析师张仲杰则指出,除了市场原因外,管彤贤时期激进发展遗留的诸多问题,事实上都是在康学增任期内消化,如产能过剩问题和08年采购的大批高价钢材待消化。

而对于康学增的离去是否与振华重工持续缩水的业绩有关,振华重工董秘王珏则不愿予以回应,中交集团高层也没有给予回答。

管彤贤炮轰

振华重工内部人士证实,管彤贤揭露的问题确实存在

振华重工人事突变创始人炮轰多行不义必自毙

康学增带着诸多疑团谢幕时,前总裁管彤贤的一系列言论则似乎揭开了部分原因。管彤贤在微博上称,“振华今日人事重大变动,有上有下,有走有来。使我想到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名句。”

而除此以外,管彤贤更为激烈的言辞也均有所指。“二年多来,因为有权,他可以以二次创业为名,处心积虑否定振华过去的辉煌成功经验;他可以弄虚作假,置党纪国法于不顾,带亲属周游世界,他可以花言巧语,将自己重大失误导致企业亏损推之于客观,他可以送人情安排数十亲友到公司任职,致使人心涣散,士无斗志。”

管彤贤还批评道,“他可以对公司重要骨干的违纪甚至触犯法律行为不做查究,致使企业风气日益败坏,上行下效,上班混日子甚至去赌博,打高尔夫球者不乏有,他可以昏招迭出,例如几个大标的丢失他有不容辞的,但不见任何公示自责,再如企业有新建高档会议室,却要到外地租场地开会,甚至远到去大庆开总结会,此类劳民伤财之举,已屡屡不鲜。”

同时,“他可以慷慨地花公款,自己挥霍先不算,对工作重大失误不查究、不总结,更不敢公示于众,糊里糊涂赔款动辄百万美元计,毫不痛心;他喜欢讲哥们义气,这次为支援当年他所在的公司,甚至可以出售公司的关键设备4000浮吊,挖振华之肉,补小兄弟之疮。”

虽然管彤贤未直接点名炮轰的对象,但“掌权两年多,二次创业”等标签却是暗指康学增。对此,在接受采访时,管彤贤没有予以肯定回答,他表示“能说的已经在微博中予以阐述”。

一位接近振华重工的业内人士则向证实,管彤贤反映的情况确有存在,振华重工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是士气涣散得厉害,中层人才流失也比较多。“当初中交集团把管彤贤换下后,接替者的选择并没有做好。康学增并不是没能力,但是确实不够能力在管彤贤之后将团队凝聚到自己旗下,虽没人能够超越管彤贤这个创业者,但完全有更合适的人选。”

也有分析师替康学增叫苦,该分析师向表示,事实上康学增这几年做得很辛苦,业绩不佳也令其压力极大,而内部管理不畅也是其受制原因之一。有中交集团内部人士向称,不排除卸任是康学增自己主动做出的决定,原因是“振华情况真的很糟糕”。

如今似乎是中交集团重新洗牌的机会。按照新的人事任命,两位49岁的新高管将出任振华重工掌舵人。外界对二人并无太多了解,几经打听也不得其详。而这场人事地震能否使振华重工走出泥潭也仍有待观望。

“只怕影响有限。”张仲杰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