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身价120亿的任正非为什么呼吁31岁的华

2019-03-05 18:44:08

身价120亿的任正非,为什么呼吁31岁的华为要避免中年危机?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一江春水向东流》说过,历史的规律就是死亡,不管你是个人,还是企业最终都必须面对死亡,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延长死亡。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

根据福布斯2017年公布的财富数据显示,华为创始人身价已经达到120亿,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大声呼喊”要避免中年危机“呢?

柳传志的“至暗时刻”:谁能挽救联想的中年危机?

5月16日74岁的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声再度“出山”,与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发表联名信《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

“联想的干部要积极行动起来,全体同仁要积极献计献策,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

联想创始人柳传志

在1分52秒的音频中,柳传志情绪高昂,极富有感染力,一度哽咽,对联想被扣上“卖国贼”的帽子,极为愤慨。这份录音在联想员工内部广泛传播,堪称“保卫战”动员演讲

身价120亿的任正非为什么呼吁31岁的华

虽然联想行动迅速,但是除了被质疑“背叛”华为,联想集团近日还再次被踢出恒生指数成份股,可谓是陷入在水深火热之中。

1984年成立的联想,如今已经34岁,可谓认知中年。

微软:失去的十年,拿什么我来拯救你?

在互联大泡沫的2001年,微软以3650亿美元的市值位居全球第二大公司;

2016年后,微软的市值缩水到2930亿美元,排名退了两位,但依然是前五名中唯一的科技公司;

又一个五年过去了,微软直接跌出了前五,苹果晋级全球第二……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鲍尔默

为什么坐拥百亿现金、顶尖人才和强大的品牌号召力却没有在任何一个领域取得重大突破?矛头最后指向了鲍尔默,这个销售型CEO和技术型CEO盖茨创立的微软显得越来越格格不入。

更重要的是,微软在鲍尔默治下滋生了一种封闭、傲慢、反协作的企业文化,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员工也很少公开讨论,但却在一点点侵蚀微软创新的根基,这才是变革的主要矛盾。

董事会逐渐看清了这一点,并且最终付诸了行动。

仅用“失去的十年”来评价微软似乎并不全面,该认可的是转型的意愿和尝试,只是变革的结果乏善可陈。

在科技行业,一切重大战略的早产、滞后以及错失,本质上都是领导者缺乏对关键技术和趋势的掌控。

为什么身价120亿的任正非要强调华为中年危机?

华为开始将保持利润作为2017年工作的主要导向,而清理业务萎缩部门的员工也自然成为题中应有之义。

华为的中国区交付工程维护人员已经清理了几百人。而这个部门就是传的华为34+员工清理主力。

任正非

任正非认为:对企业来说,一个企业正常的生命规律是从创业、萌发,然后到成长、成熟、衰退,最后死亡这样一个过程。所以现在华为面临的一些问题就是中年危机。

当然遇到中年危机的也不只华为,所有成功的大公司如联想、微软等都会遇到。问题只是你能不能应对中年危机。

如今有种现象,一边是互联企业、创新公司的迅猛发展,一边则是部分传统企业进入“中年危机”:它们身在所谓传统行业,体量称不上大也算不上小,业务发展波澜不惊,人员结构稳定,转型困难,融资无望,不过温饱还是基本无忧。

由于经营规模扩大后,管理复杂度也变大了,历史沿革出的冗余的东西,不创造价值的东西会越来越多,边际效益也在递减;

再加上外部的技术进步、新商业模式层出不穷、产业周期规律等等因素,就会不断的对企业构成种种威胁,最后就表现为企业创造价值的功能失效。

总结:

一个时代的英雄因为其认知符合时代的需求而成就自我,而成功只会加固这种已有的认知,当大环境开始巨变时,认知的改变是很难的。

对于我们个人来说:难道我们大家拼命工作、努力生活,就是为了营造让所有人“生产力不高就没活路”的环境吗?

我亲眼见过很多人,或者是因为错过了机会,或者是因为患病、遭遇事故,在“生产力”上无论如何不能与普通人相比,中年危机应该如何从容面对呢?

如果有一天我们遭遇了中年危机,我们是不是也能坦然接受,并且面对其他人“谁让你不努力”的指责,从而奋起直追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