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证监会新掌门肖钢坐上火山口的少壮派

2018-11-13 12:07:55

证监会新掌门肖钢:坐上火山口的“少壮派”

■本报侯捷宁

3月17日,刚刚卸任中国银行董事长的肖钢履新,作为证监会第七任主席,迅速成为业界关注和谈论的焦点。肖钢将带领中国资本市场走向何方,是所有市场参与者真正关心的问题。

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对于市场的担心,肖钢似乎早有准备,上任之时即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这表明,肖钢不仅不会放慢改革步伐,相反可能会甩开膀子,大力度地推进市场化改革,带领资本市场走向改革深水区。

肖钢与前任主席郭树清的经历有着惊人的一致:在担任证监会主席前,都在银行系统担任高管,但都无证券行业经历;但同时,又都属于有市场经验的实战派官员。

重整信托业:稳健+实干

现年55岁的肖钢,被称为金融界的少壮派,是五大行及一行三会领导中最年轻的一位。他的同事曾如此评价他:年轻、稳健、实干。也有央行官员称,虽然肖钢行事稳健,但并不乏改革创新之举,其思想开放之程度、断事之魄力亦非比寻常。

中组部对肖钢曾有如此评价:年富力强,处事果断,作风朴实,熟悉宏观经济和金融业务,有改革创新意识,善于研究问题,组织和协调能力强。

肖钢36岁时,成为当时央行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一时备受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肖钢的金融生涯始于1981年,这一年他进入央行工作。1989年,肖钢开始担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94年到1995年,任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总经理。1996年,重回央行任行长助理;1998年10月升任副行长,同时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在上世纪90年代广东国投事件发生后,肖钢曾被任命为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致力于广东省金融业重创后的修复工作。对其任内作为,外界评价为成效显著。

在担任央行副行长期间,肖钢在对信托公司实施整顿、撤销、合并、重组的工作进程中,担当了重要角色。他同时还参与促进《信托法》、《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的出台,这两部法规的历史作用是:信托投资公司的监管更加有法可依。

(侯捷宁)

中行股改:展现铁腕

2003年是肖钢履历的关键年之一,年仅45岁的肖钢在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危机重重时受命,出任董事长。

2004年,按照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中国银行作为首家试点银行,掀起了银行业整体改制的浪潮。肖钢正是这一改革的直接推动者。

伴随中行股份公司的诞生,各界的质疑声不绝于耳。这些早期的质疑主要源自2003年底中行和建行同时获得225亿美元的财政注资。外界之所以担心225亿美元注资难见效果,是鉴于1998年财政部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对四大银行补充资本金,当它们的资本充足率基本达到8%之后,有些银行出于增大分母、稀释不良贷款比率的动机狂发贷款,导致资本充足率又很快下降。随后的1999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剥离1.4万亿元不良资产给信达等4家资产管理公司,这在当时被称为最后的晚餐。

对此,肖钢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就是以资本充足率的管理来制约资产业务的发展;实行不良贷款的实际拨备制;新增公司贷款原则上从二级分行的授权集中审批上收到省分行和总行两级来集中评审。由于银监会对上市银行在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等方面均有要求,中行2年后成功上市,证明肖钢的谋划不仅超前,而且扎扎实实的落实了。

2006年

证监会新掌门肖钢坐上火山口的少壮派

,在肖钢的带领下,中行成为首家在内地和香港发行上市的国有商业银行。当时全球股市一片惨绿,要想成功发行并且获得一个好价格,特别需要向境外投资者讲述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在与投资者的交流中,肖钢务实的态度、流利的英语、自如的应对以及经典的微笑都给投资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业界人士称,中行IPO之所以获得国际投资者如此高度的认可,与肖钢的临场表现不无关联。肖钢并无海外留学经历,但在路演时,却用流利的英语与时任高盛负责人的保尔森侃侃而谈,这对中行的国际化形象颇为加分。

熟悉肖钢的人说,肖钢学习能力强,其英语表达能力一度也令中行内部人士颇感意外。

实际上,在中行内部,对这位平时行事低调的老总都有好评。他的勤奋和严谨,让每个人都深深折服。

从改制到引入战略投资者,再到H股和A股上市,期间的路并不平坦,但是肖钢凭借其铁腕风格扫除了重重改制障碍,用3年时间完成这一系列艰难的改革。

业内人士评价他这10年来取得的成绩,首当其冲的就是把中行高企的不良率打压了下来,从当初的40%左右压至如今的不足1%。作为中国金融业唯一的百年老店,在肖钢的带领下,已经跻身跨国大行之列。

到2012年底,中行海外机构已覆盖我国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以及全球36个国家;并通过中国业务柜台在阿曼、秘鲁、加纳、土耳其、乌干达和芬兰等国家提供金融服务;与近180个国家和地区的1600余家外国银行建立了代理合作关系。

2012年,中行迎来百年大庆,并作为中国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商业银行,再次入选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连续两年成为新兴经济体中唯一入选的金融机构。

(侯捷宁)

坐上火山口的少壮派

业内资深人士称,每一届证监会主席在任期内其实都不轻松。郭树清如此,肖钢也如此。他们都面临着巨大的市场压力,因为在中国,证监会是政府部门中公众关注度最高的一个部门。证监会主席这个职位,一直被市场称为坐在火山口上。

对于肖钢而言,如何执掌证监会无疑是人生的一次重大调整及挑战。

翻阅肖钢以往的公开言论,对资本市场治理也有涉及。例如,2011年2月,他在接受《人民》专访时表示,国内资本市场2011年可能没有大的趋势机会,很可能体现为震荡市,但有结构性和阶段性机会,更多地需要采取精挑细选和相机抉择的策略。

同时,肖钢对债券市场也十分关注。在2012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中日企业家交流会上,肖钢表示,各国应高度重视亚洲债券市场的建设。亚洲债券市场也应该创造更加灵活的投融资方式,提供多种期限的债券投资工具,以吸引区内各国的外汇储备和民间储蓄。

当然,肖钢更熟悉的领域是他任职多年的银行业,近两年他关注和思考的重点亦在银行业的发展与改革。目前热议比较多的,是肖钢去年底在《中国》发表的有关影子银行的英文稿件,其认为银行的资金池理财产品,是采取发新偿旧来满足到期兑付,本质上是庞氏骗局。

他认为,为防止中国金融市场的系统性或区域风险,必须更多地关注影子银行,并加强对影子银行活动的监管。业界一些人士认为,这表明肖钢是一位注重风险的监管者,这对于中国证券市场这个风险度比较高的市场,是很需要的。

虽然从银行转战到资本市场,但多数业内人士都认为,以肖钢对金融业的深刻理解和丰富的银行业管理经验,以及他稳健、实干的作风,他会很快适应新的工作岗位,资本市场的未来改革值得期待。

但是,摆在肖钢面前的挑战也不容小觑。

第一个难题就是IPO重新开闸和改革这个棘手问题。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市场化不可能一蹴而就,却又是一个直接涉及市场公平与投资者信心的大问题。

目前,对于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已形成了共识,即以严格持续的信息披露为核心,减少监管者的价值判断。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IPO堰塞湖成了令投资者担忧的难题。何时重启已经实质性暂停的IPO?下一步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如何延续?都在考验新掌门人的智慧。

除了发行体制改革外,退市改革也面临如何常规化的考验。2012年最终实现退市的只有两家公司,这无疑与市场的预期有着巨大的落差,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市场的信心。

业内人士表示,在新退市制度安排中,暂停上市的复牌标准偏低,同样,退市公司重新上市的标准也很低,这一点很令人担忧。这些标准过低的条款是否会导致新退市制度再次形同虚设?可见,如何进一步完善退市制度,是肖钢面临的又一个难题。

自从经历了2009年的短暂上涨行情之后,A股市场在此后长达3年的时间里一蹶不振。直到去年12月上证综指跌破2000点,创下了近4年来的新低,投资者信心跌至谷底。尽管去年底到今年以来,A股指数有小幅回升,但信心并未得到彻底修复。如何挽回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信心,让A股市场走出单边下跌的阴影,是任何一位掌门人都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所谓不以股指涨跌论英雄,事实上也是难以成立的。

难题很多,答案待解。但是,在采访过程中,更多的投资者对新掌门人寄予厚望。他们表示,肖钢既往形成的稳健、实干作风,应当会给资本市场带来新气象;从落实中央深化改革的部署和保持政策连续性来考虑,肖钢的既往履历很有优势。

(侯捷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