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经济学家郎咸平台州遇险

2018-10-24 18:43:57

“经济学家”郎咸平台州“遇险”

风月场里有站台小姐,金融圈里有站台先生。

不管是小姐还是先生,站台都有风险,毕竟不是什么钱都能赚的。

你们知道侦探君说的是谁了吧?

就在昨天晚上,明星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台州椒江剧院演讲结束后,被泛亚金融受害群众围堵并带到了派出所。

(图片来源:台州晚报)

站台、刷脸、发表演讲,郎教授这次就栽在他这个爱好上了。不然的话,就算曾经力挺过几家泛亚这种骗钱的公司,你好好地再家带着,人民群众也逮不着你啊。

知名财经评论员吴其伦发表伦语微评称:因为一次站台,(老郎)很难被界定为泛亚同伙。老郎竟然为泛亚站台,说明他对于金融领域相关企业的商业模式知之甚少。出台有风险,代言须谨慎!

从上的视频可以看到,场面一度十分混乱,被围在中间的车子寸步难行,周围喊声一片,甚至有人趴在轿车引擎盖上,似是拍着车子泄愤。

2015年,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涉及22万投资者400多亿元兑付危机事件在全国引起强烈关注。

当时泛亚名下的一款宣称年化收益高达13%的理财产品日金宝,被投资者疯狂追随了一段时间后,逐步出现了资金无法转出的情况,不仅仅日金宝里面的钱拿不出来,连其账户内的闲置资金,也全部被冻结。

泛亚危机最终爆发的时候,有20个省份、22万客户、400多亿元投资款被困其中。对此泛亚在其公告中表示,受宏观经济因素和政策层面的多重影响,委托受托业务出现流动性问题,影响该业务正常运行。

但是维权者却认为泛亚的行为其实是集资诈骗,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泛亚的模式类似于庞氏骗局。郎咸平也被打上骗子专家的标签。

此事一出,友的留言、评论踩碎了各大财经媒体平台的沙发:别人的话不要轻易相信,郎咸平也不例外,也有友积极呼吁:金融领域的诈骗,国家应该管一管了,为其站台的专家也应负一定!同时,希望专家们洁身自律,不要什么钱都敢拿,说话不负!

唉,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1

这些年,郎咸平站过的台

作为最赚钱的经济学家,早在2014年,郎咸平的出场费就已到了60万之高。

而各种理财公司在宣传推广方面是最不惜下血本的,这些年,郎教授站台过的理财公司又何止泛亚,侦探君甚至觉得,他能避开e租宝这个雷,都实属侥幸。

要知道,郎教授站台的平台,可是站一家倒一家,人送绰号江左霉郞。

鑫琦资产

2016年2月,陕西鑫琦资产爆发20亿兑付危机,约5000名投资人牵涉其中。这家公司以房地产为抵押吸收公众资金,也不是很难看透的模式,但郎咸平就是不明其风险所在,就是要在鑫琦资产的活动中为其说话。

快鹿

紧接着,就是轰动一时的快鹿事件了。2016年4月

经济学家郎咸平台州遇险

,从电影《叶问》票房造假引出了快鹿系旗下包括金鹿财行在内的若干理财平台的兑付危机,其中仅金鹿财行的资金缺口就达3亿。

而郎咸平与这些公司,关系甚密。

事情一出,郎咸平马上在微博中洗白自己,展现了一个话题明星应有的素质。

他表示:从不为金融机构推荐产品,也不为金融机构代言,极力撇清与其站台的大型平台的关系。

然而,纸里包不住火,郎咸平及其子郎世玮与快鹿的关系就被扒了出来。

郎咸平在快鹿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指导工作。

(资料来源: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官)

而郎世玮则与快鹿集团副总裁张金如一起开了一家公司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张金如担任董事长,郎世玮任总裁。

此外,郎世玮任CEO的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与快鹿集团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

(图注:知名学者郎咸平与上海快鹿集团典当业务板块新盛典当董事长汪国锋合影)

望洲财富

几乎同时,线下理财公司望洲财富曝出问题,董事长杨卫国捐款跑路。望洲财富公告称:经多日联系及多方查询,现望洲集团正式确认:望洲集团、望洲财富董事长杨卫国已失联,预计卷款约10亿元人民币。

而在郎眼看财经望洲赢未来2015望洲财富金融高峰论坛广州站的活动中,郎咸平曾为这家公司站台背书。

合拍贷

今年,上面提到的哲珲金融又出了问题。

2017年5月,哲珲金融旗下的互联金融平台合拍贷宣布暂停运营,董事长张金如协助公安调查;而其妻子,合拍贷总经理、财物总监兼法人代表郭虹随后失联,合拍贷的股东之一上市公司运盛医疗在其公告中提到,郭虹带走了1000万元以上的资金。

这个郭虹系同时也是中金国创控股集团常务副总裁。

当然,不出意料地,郎咸平也曾为合拍贷站过台。

(郎咸平为合拍贷站台)

延伸阅读:

郎咸平的两个本命年

1

2004年,属猴的郎咸平迎来了他人生的第四个本命年。

传说中,本命年的运势,是冰火两重天的分化。大部分人的本命年是个坎儿,命运它老人家伸出脚,不把你绊个跟头不算完。而极少极少的一部分人,他们的本命年,是个交大运的年份。

郎咸平就赶上了第二种稀少的本命年,在他48岁那年。

此前,他是一个用尽全身力气折腾,混的却天不遂人愿的中年男人。

他曾在27岁那年,拖家带口地从台湾迁移到了宾夕法尼亚的一个黑人区,让媳妇开始了在美国做保姆、缝纫工的憋屈生活,为了自己可以在高大上的沃顿商学院读个博士。

熬到博士毕业了,他用四年时间,在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尝试了执教。

如此频繁的跳槽,不是因为对真理的追求,而是对迅速出头的追求。多年后,郎咸平说跳槽的理由是一些学科被大牌教授把持着,你很难出名。只要他们不死,你永远只能打下手。

换了五所学校后,没见到什么出头之日,郎教授在香港中文大学谋了个差事,决定换一方水土试试。毕竟,那是1994年,三年后便有一场大的变迁,他要赶在时代前面。

刚刚在美国找了份邮局工作的妻子黄绮萍,宁可留在美国挨家挨户送信,也不愿意再跟着郎咸平去见香港的新世界了。

于是,郎咸平一个人去了香港。此后的10年,他又为自己挣得了几步上升的台阶,比如世界银行公司治理顾问,亚洲开发银行的中国银行改革治理顾问,但这都还不是他想要的出名。

直到2004年的本命年,轰轰烈烈地来了。

郎教授在2004年,先是交了一段桃花运。

他在长江商学院结识了缪小姐,浓情蜜意,郎咸平还为缪小姐买了同居用的房子和车子。

不过,这只是本命年的爽的一段插曲。

2

此时的中国商圈里,刚升起一枚贾跃亭一样的人物时任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顾雏军。

虽然没有生态化反这样华丽丽的概念,顾雏军却也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把自己运作成了家电业继海尔张瑞敏、TCL李东升之后最值得期待的人物。

2003年底,顾雏军和易的丁磊、蒙牛的牛根生一道当选了央视评选的2003年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瞄准风口上的猪开炮,万一猪掉下来了,自己就上去了。

2004年的8月9日,郎咸平在复旦大学发表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直指顾雏军在国退民进中席卷国家财富,致使中小股民利益受损等问题。

郎顾之争由此展开。这场战火最终以顾雏军入狱12年熄灭。2012年顾雏军出狱、状告证监会、要伸冤时,他在媒体发布会会上反省说,当初不该回应郎咸平,他完全不懂企业,对科龙一窍不通,现在他是一个明星了,是个到处收钱做广告的明星,跟一个明星争论没有什么意义。

顾雏军说对了一点,郎咸平成明星了。

在郎顾之争一个月后,2004年9月,郎咸平开始在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主持财经评论节目《财经郎闲评》,第一期就是《顾雏军,在收购的盛宴中狂欢》。

彼时的民众还没见过这种以北京的哥的姿态,讲最耸人听闻的经济阴谋论的经济学家。

节目引起轰动,郎咸平正式开启明星经济学家之路。

对于与顾雏军争论的国退民进中席卷国家财富的话题,郎咸平是有储备的。

在郎顾之争一年前,他曾在内地媒体发表文章,大谈有关如何解决民营企业家原罪问题,他甚至还接受了逃至美国的,原华晨汽车董事长仰融的委托,要帮助他处理与辽宁省政府之间,关于华晨汽车的产权纠纷。

一年前,在国进民退中,他是坚定地站民营企业家这一方的,但仰融一役,郎咸平没有讨到官方的好,也没有讨到民众的好。

吃瓜群众哪有时间同情有钱人被人欺负了,我们只关心有钱人有没有欺负我们。

也许是悟到了这一流量真理,郎咸平教授在一年后更改了立场,手刃了顾雏军。

他在表达口径上不跟有钱人在一起,而是坚定地跟人民群众在一起。

3

至于在桌子底下,他跟谁在一起?这开始成了一件有讲究的事。

毕竟他有了公信力,也就有了攻心力。

比如,他会忽然英雄主义情怀大爆发,情怀爆棚地要饰演为民请命的经济学家。

2006年2月,他的《财经郎闲评》曾被勒令停播,官方给出的理由是郎的普通话不标准。

2006年9月14日,郎咸平对香港一家媒体说出了另一版的真相:他因试图在节目中揭露上海社保案而被当地官员封杀。郎咸平说,自己是最早发现上海社保基金存在问题并准备揭露的经济学家。

而此时,距离案件重要当事人被立案审查还有10天。

如此先知先觉,如此义无反顾。

比如,他会忽然为了郭美美母女强出头。

2011年6月,在郭美美炫富,将红会带入舆论漩涡两个月后,郭美美母女登上了郎咸平的节目《解码财商》。

节目中,郎主动帮助郭家母女澄清王军与红十字会的关系,并助推塑造了郭家妈妈的股神形象。

在诸多关键问题上,郎咸平并非直接提问,而是加以引导。郭美美母女则只需回答对或肯定不是。

他告诉郭美美,因为你年纪轻,很多事情你不一定知道他还没有从中红博爱赚到任何的钱,这是要告诉我的话吗?

他甚至还不问自明就知道郭美美母女的假爱马仕包是在罗湖商业城买的。

他努力把郭美美母女塑造为人民群众中的普通两员,然后搭上了自己半生修为。

做了这样的选择,总是要为了点儿高于钱之外的东西吧。

4

如果用四个字形容郎教授48岁本命年之后的经历,我会选搅弄风云。

不过,关于本命年的传说中,只有极少极少的一部分人,本命年是个交大运的年份,其他人的本命年,都是个坎儿年。

2016年,郎教授的60岁本命年来了。

这一年,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在2004年那段与缪小姐的桃花,结出了绿色的桃子,最后还闹到了法庭上。

郎教授本来给缪小姐跟她爹地在上海买了两套房,后来郎教授和缪小姐不恩爱了,就要求缪小姐和她爹还钱。

官司当然是没打赢。

郎教授很生气,忽然想起来,自己在美国还有一个在满大街送信的发妻。于是又以自己无权处置夫妻共有财产为名,告了缪小姐一回。

这次,名正言顺,官司打赢了,但吃瓜群众都觉得他是个绿绿的大渣男。

当然,这也只是这个本命年的一段插曲。

郎教授这么多年的工作,主要围绕着建立人设、变现人设两部分进行,本来该两手抓两手到要硬的,但有时候人跑着跑着,就容易跑偏。

或者,他早就进入了另一条轨道。

他在上一个本命年建立起来的人民经济学家形象,在这个60岁本命年近乎全线崩塌。

在这一年前后,他曾站过台、将其定义为泛亚最重要目的是为国家掌控金属定价权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陷入到涉及22万交易者、400多亿元兑付危机事件。

他曾站过台、指导过工作的望州财富,一度陷入董事长跑路风波。

他曾指导过工作、成为对方战略合作伙伴,他的儿子创办的金融公司与之有隐秘股权关系的快鹿集团,陷入《叶问3》票房造假、兑付危机的风波。

他曾站过台的陕西鑫琦资产爆发了20亿兑付危机,约5000名投资人牵涉其中。

他被广大人民群众围堵过两次,一次是2015年年底,在上海被围堵。一次是昨天,在台州的一场商业活动上,他的车被泛亚投资者层层围住,用力拍打车窗,喊着要他赔钱。

这样的场景,我在许多年前也见过一次,那是一次高峰论坛,郎教授是重要的嘉宾,他一进场,就有许多人追着他跑,有人要与他换名片,有人向他追问问题。他急急地向前,没有答理任何人。

他不需要回答这种一对一的问题,对于他来说,性价比最高的是闪光灯前的人民经济学家郎咸平。

1862年,法国经济学家朱格拉第一次提出了经济的周期理论,据说太阳黑子、战争、革命、选举、金矿或新资源的发现、科学突破或技术创新、市场交易主体的心理,都导致了经济周期的形成。

经济有周期,经济学家也有周期,决定经济学家周期的也许还有本命年,他的贪婪、我们的脑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